salon365手机版登录

作者: Emma   日期:2020-06-29 17:09 阅读:  
分享到:
邮箱:

【天维网援引Stuff消息 Emma编译】过去几周,新西兰边境隔离设施漏洞百出,从媒体至民众,所有人都在问到底谁来负责?然而这个烫手山芋被一路踢来踢去,就是无人接手……

那么如此复杂、涉及范围如此之广的抗疫计划,到底有哪些话事人?

总理Jacinda Ardern

354253524237780

总理一直处在政府疫情响应机制的核心。封禁期间,她每一天都召开新闻发布会,甚至连警戒等级这个制度都是她自己想出来的。(无法核实)

她亲自扛起沟通交流的大旗,所有疫情相关的政府信息都由她宣布,关于卫生和经济方面的技术细节则由Dr Ashley Bloomfield和财长Grant Robertson来补充。

自从一级警戒以来,她就将每日更新的担子留给了Bloomfield和触霉头的卫生部长David Clark。总理回归到日常角色,在这个阶段最重要的使命是任命了住房部长Megan Woods和空军准将Darryn Webb来重新管理隔离设施,并填补漏洞。

公共卫生总干事Dr Ashley Bloomfield

164489414999570

他一直是管理新冠病例的核心人物。内阁文件中也处处展示着他的专业建议。这些建议有些被采纳了,有些被拒绝了,但无可否认的是,所有的建议都很重要。

Bloomfield每日的新闻发布会更是让他成为一个明星般的存在,但曝光越多,就要经受越大的考验——尤其是最近出现边境隔离的漏洞之后。

Bloomfield在新西兰的卫生体系中任重道远。

他曾在奥克兰大学学医,后又念了公共卫生硕士学位,之后常驻惠灵顿。21世纪初,他就是新西兰的公共卫生主管,接着在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短暂任职,专攻非传染性疾病,然后回到惠灵顿,最终主领Hutt Valley和Capital & Coast地区医管局。

卫生部长David Clark

980228237807767

Dr David Clark(神学博士,非医学博士),现在主管政府疫情响应相关的千头万绪的问题,还有手术积压和准备、封禁导致的非疫情相关健康问题等。大选之前,他的工作都很难做。

疫情开始阶段,卫生部长几乎不见人影,他最大的贡献在于,将边境疏漏归咎于他的公共卫生总干事头上。

封禁期间他的行为很迷惑,屡次违反政府禁令,但他依然保住了自己的位子,但大选后可以想见党内排名应该会暴跌。

住房部长Megan Woods

682122980657300

如果说Steven Joyce是政府全能部长,那么Megan Woods就是Ardern政府的救火部长。基督城震后恢复是她来主管,Phil Twyford的KiwiBuild烂摊子也是她来收拾,现在她还要去管政府边境隔离设施的疏漏。她已经多次,且无声地证明自己可以摆平一切政治难题。

Woods部长擅长沟通,也成为每日更新边境管控政策的人。

Woods也将是今年工党大选的主力,所以她很清楚边境疏漏将会给工党连任造成多大的政治影响。

空军准将Darryn Webb

753757356136272

6月17日,总理Ardern任命空军准将监督并调查边境疏漏。

但其实正式任命的几周之前,Webb已经参与集中隔离设施管理,而且还不仅仅是从卫生响应出发。Darryn Webb官任assistant chief of the Defence Force,早在四月份就已经是疫情响应全政府小组(All-of-Government)的二把手。现在他与Woods联手,整治边境隔离问题。

隔离者称,自军方接手以来,隔离标准有肉眼可见的提升。

前警察署长Mike Bush

703370263641697

新西兰进入四级响应以来,Mike Bush开始领导全政府小组。

他的工作内容之一就是告诉大家四级封禁之下,警方将采取哪些行动。

但是,现在抗疫任务的重心已经转移至边境,而且由军方接管,所以Bush现在的工作内容是什么已经无从知晓。

全政府团队总指挥John Ombler

742641037761331

John Ombler抗疫期间主要屈居幕后,鲜少站在台前面对媒体。

但他总指挥的头衔,以及过往的职位——前政府部门副部长(former deputy state services commissioner )、坎特伯雷震后恢复委员会主管,都暗示着他在响应计划中的位置。

此外,他还是非政府部门——疫情部(Ministry of Covid-19)的实际CEO。

没人知道Ombler是否在盯着一线的情况,但这几周一直没看到他的身影。

Andrew Campbell

950897836651135

他是政府响应机制的穿针引线人(首席新闻秘书长),大选前他的工作都很纯粹:负责政府的PR,反复提醒民众总理在封禁之初说的话——新西兰将会有更多新冠病例,但病例局限在集中隔离设施中就意味着抗疫体系的成功。

无论担任哪位总理的沟通团队,都少不了承担责任和分摊指责。

如果David Clark继续渎职,那么国会大厦九楼(总理所在楼层)可能不会继续发布支持言论。

Campbell还有一个更复杂的工作——帮助总理和政府部长解释为什么以及如何开放或者关闭新西兰边境。

然而这场团结抗疫 “Unite against Covid-19”的宣传计划却带来一个问题——政府讨论澳新互通时,一大部分人呼吁在有安全保障的前提下,开放边境;但另一部分却坚持除非澳大利亚清零否则不开放。

他的其他职责还包括,传达政府经济措施如何有效的信息,争取让人苦中作乐。

Julia Haydon-Carr

908286160708637

这一位一直远离聚光灯,但政府内线称她是卫生响应中的关键人物。

她是Ardern的卫生顾问,也就是说是卫生部和卫生部长之外的独立声音。独立顾问的重要在于他们每个部门,无论其领导人多么圣洁,都有自己的议程,都喜欢夹带私货。

此外,Haydon-Carr还是Ardern的密友。

Raj Nahna

511730032339614

作为总理Ardern的幕僚长,Nahna几乎在政府一切行为的关键位置上。

偶尔会有媒体排到他站在总理身边,Nahna也属于幕后团队。

Nahna曾供职Chapman Tripp律所,还曾参与奥巴马2008年竞选活动。他回到新西兰后,加入了工党竞争对手研究小组,但他没能撑过 David Cunliffe时期。

随后,他很快走入国会大厦,进入Ardern团队,成为副幕僚长,最终于去年5月上位,成为幕僚长。


版权声明
1. 未经《新西兰天维网》书面许可,对于《新西兰天维网》拥有版权、编译和/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,任何人不得复制、转载、摘编或在非《新西兰天维网》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
2. 在《新西兰天维网》上转载的新闻,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,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。

新闻评论须知
验证码:

查看所有评论  共( 条)

Click here

Advertising With Us

salon365网页版沙龙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