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lon365手机版登录

作者: Emma   日期:2020-05-22 12:04 阅读:  来源:天维网编译NZHerald  
分享到:
邮箱:

【天维网援引NZHerald消息 Emma编译】许多持有新西兰短期签证的人,现在被挡在新西兰国门之外。有人生计不稳、有人与伴侣分隔两地。这些散布在世界给地的短期签证持有人,站在一起诉说自己的困境,希望能引起官方的注意。

最近有三十多位移民(他们分别在新西兰居住了几个月到几年不等)联合拍摄了一则视频,祈求新西兰政府让他们回到新西兰的家。

这个视频的起始来源于一个WhatsApp群组,其中身在巴西的新西兰短期签证持有人。新西兰边境关闭之后,他们迫切地等待来自政府的消息。

但是几周过去了,却没有任何消息,他们感到十分心碎,于是决定需要自己行动起来,引发关注。于是,通过社交媒体,他们联系上了其他处于相同处境的人,这个群组不断壮大。

不同国籍、不同年纪的人,在视频中讲述自己的故事。他们还在视频中讲述自己急切地想回到新西兰的原因,有人因为家庭,有人因为生计。他们虽然身在海外,但还在继续支付着新西兰的房租,雇主还在等待他们回去,而他们的家什也都在新西兰。

630320113767727

他们还赞扬了总理Ardern的疫情响应。他们说尊重新西兰的法律、文化和自然,也愿意遵守安全规定,愿意自费隔离。

“只要能回家,我们愿意做任何事。”

这个群组的一位代表告诉英文先驱报:“我们完全理解新西兰为了消灭疫情关闭边境的决定,但我们也希望能对这些受疫情伤害的人能有一些考量。”

“对每一个人来说,现在都是充满了不确定的糟心时刻。只要能让我们回家,我们愿意再等。但现在,没有任何信息,也没有征兆。”

疫情出现之前,他们因为度假、探望亲人,或者参加葬礼等原因暂时离开了新西兰,但没想到的是,却因此不能再入境。

716063795544216

该群组的创始人之一Yu Ting Mak还在5月5日发起了国会请愿。Mak称,除了发视频,他们还在做其他的一些努力,包括给国会议员写信求援。766027546963455

这些短期签证持有人齐声表示:“我们无法获批回到新西兰,也不知要等到何时。”

“虽然我们没有居民或公民的正式身份,但在我们心里,我们都是Kiwis。”

他们希望这个视频能引起政府的关注,希望政府能重申边境管控,让短期签证持有人回到新西兰。此外,他们的视频还贴上了“短期签证持有人”的标签,希望能让这个群体有自己的面目。

“我们希望让人知道,我们不仅仅是一个,不只是一组数字,我们是实实在在的人,有自己的故事。”

“我们不是想要偷走新西兰人工作的窃贼,我们是这个社会中的积极分子,拥有合法的工作。不让我们回家,还拿不到自己的家什,这是十分残忍的。”

“我们也为新西兰经济做了贡献。许多人还在继续交税,交房租,交其他的税费。还有人有孩子要在新西兰读书。”

“我们之中,也有人很不幸地丢了工作,生活变了样,但他们的家什还在新西兰。我们每个人背后都有自己的故事,但现在我们处在同一个让人绝望的处境。”


Regina Momoe Kawaguti and Thomas

612260711809152

Regina Momoe Kawaguti今年34岁。

3月份的时候,她和男朋友一起去柬埔寨,打算玩十天。

3月22日本该是假期结束回到新西兰的日子,但边境却关闭了,于是他们就困在了柬埔寨。

 Kawaguti拿的是工签,在皇后镇已经住了近三年。她就是在皇后镇遇上的当建筑工人的男友,后来两人开始了同居生活。

现在他们被困在境外,男友的工作合同也没了。可是因为家什还在皇后镇,所以俩人还得继续交房租。“我们不知道还能撑多久。我老板迫切地希望我能回去开工。男友的两个兄弟和一个侄子都还在皇后镇,他们很担心我们,也很想念我们。”

Thomas Schminder

568225953967018

Thomas Schminder今年29岁。2016年来到新西兰生活,现在虽然拿的是工签,但也打算申请居民签证。他回到德国探访家人之后,却不能再回来。

“我很尊重新西兰,为了保障身边所有人的安全,也愿意遵守卫生与安全措施。”

Thomas是一个专业人才,在奥克兰的Online Republic担任SEO经理职位。他在奥克兰拥有一个很好的生活,也在不断地回馈社区。他还主持了一个运动团队,将手球到奥克兰的许多学校。

“我很想念我的朋友,我的工作,和运动。”

Yu Ting Mak, and Noreen M. Wong

909414746665966

Mak今年29岁,来自新加坡,现在持有的是技能工签(Essential Work Visa)。她和伴侣回新加坡办理居民签证申请的材料,却没料到之后新西兰边境会被迅速关闭。

“我们知道当时疫情已经瞬息万变。我们想过可能会不能按时回来,甚至还想到自己会感染,但我们万万没想到会没法回家。”

“我们落地新加坡之后就听说了新西兰边境关闭的消息,但那时候已经来不及订票回来了。所以我们现在就被困在境外,全部生活就指着随身携带的一个行李箱。”

“因为各种不确定性,我感觉我们处在一个很残酷的境地。我还是为奥克兰的公司远程工作,帮Countdown、Les Mills等公司提高网页体验。”

“我还在交税,还在付房租,但却被这个系统抛弃了。”

Gabriela Alves Correa

543060914501508

Gabriela Alves Correa来自巴西,过去三年一直在新西兰生活。她2月份去巴西探望家人,早就该回新西兰了,但现在却与未婚夫分隔两地。

“与未婚夫分居两地真的很难,他还在等我。我们相信还能继续一起生活,能一起追求我们的梦想。”

她努力过,希望能获得沙龙娱乐官网的豁免,但最终无果。

Thiago Gonçalves Sousa, Maira Cristina Ferreira Sousa and Milla Ferreira Sousa

286597738198337

“我们3月10号到的巴西,但过去四年我们一直拿着工签,生活在新西兰。”

“我们要回来,因为我们的生活在新西兰。在新西兰,我们有工作,有需要付房租的房子。”

“妻子回去的时候可能已经没有客人了吧,女儿在早教中心的位置可能也没了。”







版权声明
1. 未经《新西兰天维网》书面许可,对于《新西兰天维网》拥有版权、编译和/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,任何人不得复制、转载、摘编或在非《新西兰天维网》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
2. 在《新西兰天维网》上转载的新闻,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,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。

新闻评论须知
验证码:

查看所有评论  共( 条)

Click here

Advertising With Us

salon365网页版沙龙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