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lon365手机版登录

作者: carter   日期:2019-12-12 18:12 阅读:  来源:天维网编译  
分享到:
邮箱:

【天维网援引Stuff消息 Carter编译】  怀特岛火山喷发事故已过去两天,起初模糊的信息汇集在一起逐渐清晰起来。那座岛,那些人究竟经历了什么,死神来临后,是谁在与它赛跑?

原文:Whakaari/White Island: Anatomy of a deadly eruption and the quest to save survivors

109127716693526

上一秒天堂

大多数人一生只有一次机会到访怀特岛,奇特的风光终身难忘。作为一座远离新西兰大陆的活火山,所有人只有乘船和坐直升机才能抵达那里。

12月10日下午2点10分,火山观测机构GNS Science设置在怀特岛上的摄像头拍到游客们正朝火山口走去,远远的画面中,他们就像一列前行的“蚂蚁”。

一分钟后,画面变成了炼狱。火山爆发了。

47条生命被死神钳在了怀特岛,他们蜷缩一团,不知死活,岛外一切如常,浑然不觉。

生命的码头

在怀特岛上下游客的码头,一艘船正等待离去登船的游客,20分钟前还带着头盔和面罩,他们刚结束了参观,即将坐船返回 50公里外的Whakatāne。、

“不!不!不!”看到火山突然喷发,船上开始有人喊。

“它在喷发!”一名法国游客喊道。

“快回到船舱!”甲板上有人疾呼。

火山喷发的白色的巨大蒸汽团挟裹着灰色的粉尘向四周袭来。

除了人类的叫喊,其它一切都静悄悄。

182019792313175

“很安静,并没有轰隆的声响。” Geoff Hopkins说。

来自汉密尔顿的他正和女儿Lillani在离码头不远一条小船上,他本想陪学地质学的女儿度过一个特别的生日。纵使来过多次,他们依然想再多拍点照片,在近海恋恋不舍。

当听见游船传来的叫喊,他们才回头看见了升腾起来的蘑菇状的烟云。

两名穿着蓝白条纹海魂衫的游船工作人员放下船上的救生艇,冲向了码头。

朝着同一个方向,Hopkinses 父女俩也奋不顾身地驾船向死神奔去。

目光所及,约13名游客在码头正蜷成一团。

他们身上落满“烟灰”,有人甚至跳进了海里。

他们先救起了5名游客,但看到的一切还是惊呆了他们。被救者裸露的皮肤鼓着拳头大的水泡,衣服下的皮肤也被严重烫伤,有些人还能低声说话,喊着爱人的名字;有些舌头被严重烫伤发不出任何声音。他们的都肺部受损,呼吸困难。

码头100米开外,一驾载客的直升机——1.5吨重的金属疙瘩,直接被冲击波吹到了停机坪外,两个螺旋桨叶从中间折断,像打折的腿。飞行员和2名乘客跳海受伤,另外2名乘客被严重烫伤,这4名乘客都来自德国。

“我以为我会控制不住自己,但还好我很平静,那样的情况下也容不得我去多想。” Lillani 说。

他们艰难地把人挪到了船上。

“有医生吗?”船员大喊。

幸运的是,游客中有两名是医生,一名来自英格兰和一名来自斯洛文尼亚。他们随即加入了救人的队伍。

Lillani还是在念小学的时候学过急救,她并不清楚自己能提供多少帮助,她努力地剪开伤者的衣物,辨别他们的伤情,用红色、橙色和绿色的标签标注伤者的危急度。“我只能全力去做,没有别的办法,我没法忘记当时眼见的一切。”她说。

船上的哀嚎此起彼伏,大家从船上取来清水浇在伤者身上,帮助清理创伤,没多久水用完,Lillani只能握着一名伤员的手,哼歌去安慰他。

 “我和父亲把衣服脱下下,盖在他们身上,他们都被烫伤了,但都冷到发抖。”她说。

登岛的游客除了Hopkinses父女俩是本地人,其它都是国际游客,他们大多来自一艘停靠在陶朗加的大型游轮“凯旋号”。

2点17分时,警察接到了灾情报告。时针指向2点30分时,GNS Science把危险级别从2级提高到了4级。

喷发后的这段时间里,暂时只有英雄的Hopkinses父女和船员抱团与死神展开生命的“争抢”。

203887425436951

“飞奔”而来的空中力量

喷发已经过去20分钟,岛外已非全然不知,升腾起来的蘑菇云远在大陆的人都已经能轻易望见。

第一个从岛外赶往灾难地的英雄叫Mark Law,他是Whakatāne 地区直升机服务公司Kāhu的飞行员,有着丰富的登岛经验,在过去多年的时间里,他经常载着游客飞往那里。得知火山爆发的消息后,他第一反应是启动了直升机,义不容辞地飞往了怀特岛。跟着他的是公司同事Jason Hill驾驶的另外一驾直升机。

仅用了20分钟,他们约在2点40分时抵达了华特岛,彼时升腾的水汽和烟尘并没有散尽,他们艰难地在火山碗口上空来回圈行,寻找着幸存者,但不幸的是,能发现的几乎都是已经死去的人。

647982036649613

与此同时Tony Smith 乘坐Westpac的救援直升机和首席机长Tim Barrow驾驶的Volcanic Air公司的直升机也赶了过来。

“在我们赶往Coromandel方向时,已经能看到大片的烟云,很显然,前方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。” Smith说,“刚开始的时候,消息很模糊,只知道有火山喷发了。”

在接到急救电话后,他坐着救援直升机第一时间赶往怀特岛。他一半的时间为急救组织St John's工作,另一半时间在奥克兰医院做重症监护的工作。

Smith和他乘坐的救援直升机最终降落在了码头附近,隔着呼吸面罩他都能闻见硫磺的味道。空气中刺激性的气体啄着人眼,不一会皮肤就能感到酸痛。

现场的伤者情况危急,烧伤面积超过50%,皮肤红肿起泡大面积脱落,严重烫伤的部分则变成了白色,形成厚厚的皮甲。

在没能找到更多幸存者后,Smith将码头上6名急需转移的伤者带离了现场。

最终,直升机共将12名伤者运出了火山送往了Whakatāne Hospital抢救。

与死神的争夺一秒都未曾停止,一名伤者在Barrow的飞机上还是没能挺过来,死在了去往医院的路上。

与此同时,海上的救援力量也陆续赶往了怀特岛,Hopkinses父女的船在撤离怀特岛后,半路上幸运地遇到了海岸救援队的快艇,23名转移的伤员终于遇到了正规的急救力量。为了止痛,随救援队而来的医务人员本想给伤员打止痛针,却因为过于颠簸,无法实施。

545490105393188

“战地”医院

伤者被陆续送往位于丰盛湾地区的 Whakatāne医院,他们在12小时内接待的重症患者比在过去12个月中遇到的还要多,现场看起来犹如一所战地医院。

参与救援的澳大利亚急诊医学学院院长John Bonning说,最早有约20多人被送到Whakatāne医院,其中有些是转院而来的伤员,他们起初只得到了复苏应急处理和简单的稳定治疗。

445242064050966

“Whakatāne的医护人员表现出色。这里的医护人员有被眼前的事情惊到,但忙而不乱。”他说, “如果皮肤坏死,还需要植皮,另外如果手腿皮肤整圈坏死还可能会影响代谢造成肢体坏死。”

“这都是能危及到生命的严重烫伤,不是那种普通的身体5%或者10%面积的小伤害,这需要在未来得到长期的治疗。”

据悉,医治伤员所需的皮肤量高达120万平方厘米。

 Bonning补充道,“据我所知这些人都得到了良好的救治,获得了最大的生存可能,我期望他们都能活下来。”


扫二维码看更多精彩新闻


775491158096338

版权声明
1. 未经《新西兰天维网》书面许可,对于《新西兰天维网》拥有版权、编译和/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,任何人不得复制、转载、摘编或在非《新西兰天维网》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
2. 在《新西兰天维网》上转载的新闻,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,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。

新闻评论须知
验证码:

查看所有评论  共( 条)

Click here

Advertising With Us

salon365网页版沙龙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