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跃动的精灵”!9岁新西兰华裔少年的舞蹈人生!
天维专题

  • 2017新西兰大选

    新西兰时间9月23日晚7时,大选投票结束。经过紧张的计票,Bill English领导的国家党以46%的得票率胜出,但未拿到61个国会席位,必须联合小党执政。

  • 2017财政预算案深度解读

    2017年5月25日,新西兰2017年度财政预算案正式揭开面纱。政府大范围派糖,不仅推出20亿大礼包补贴中低收入人群,还承诺未来几年将在奥克兰建造3.4万栋保障性住房。

1 2
往期专题

salon365手机版登录

作者: Daniel  日期:2017-09-19 06:30:00 阅读:  来源:天维网编译
分享到:
邮箱:

【天维网 9月19日 据stuff】本次大选,亚裔选民的参与会左右最后的赢家吗?

Louis Bretaña是一名艺术家,随伴侣于2011年来到新西兰,是近年来亚洲移民潮中的一员。今年将是他头一次以新西兰公民身份参加大选投票。“在这儿投票简单多了,相比之下在菲律宾就要麻烦得多。”

对Bretaña而言,即便已经入籍,他仍不确定,自己是否能被新西兰社会完全接纳。因此,亚洲移民的身份仍然“在很大程度上”决定了他要把票投给谁。“我可能会把新西兰称作自己的家,但是某种程度上我仍然觉得自己是个外人,总被看作‘移民’,重要性要低一档。”

Bretaña的消极心态也是许多亚洲选民的写照——他们或许积极参与政治,但却仍不确定,新西兰各政党是不是真正代表他们的利益。“我们看到,新闻媒体大量报道的还是白人讨论各种白人关心的问题。”一旦轮到亚洲人占据新闻页面,那多半是要为什么问题负责,比如工党就曾错误地根据姓氏判断中国人买下了大量奥克兰住房。

相关报道:住宅·工党炸锅了:“中国人买了39.5%的房子!”

发出声音

Bretaña表示,促使他投票的一大动机是,想要看到国会里出现亚裔国会议员,“一个菲律宾参选人对我们将是一种鼓舞,因为我们彼此信任。”

维多利亚大学政治学讲师Fiona Barker对亚裔选民的投票习惯进行了研究,她表示,对亚裔选民而言,有合适的代表人非常重要。“少数族裔政治家会给国会辩论带来新的声音,也可以切实地推动政策制定和实施,他们可以给少数族裔社区一种强有力的归属感。”不过,要做到这一点并非易事,亚裔国会议员参选人身负极大期待,经常夹在党派和社区的要求之间,莫衷一是。

Mai Chen

奥克兰律师暨NZ Asian Leaders Network创始人Mai Chen表示,少数族裔国会议员会被质疑“能力不足”,被认为“只是因为少数族裔的身份才得以当选”。上届国会121名议员中,有6名亚裔议员,占比为5%,远低于亚裔的全国人口占比(12%)。6人在第8届transTasman New Zealand Government Departments Review的得分都很低,这也成为他们被攻击的痛点。

相关报道:政府各部门长官表现评比揭晓 今年他是“超级英雄”

Melissa Lee

国家党韩裔排位议员Melissa Lee说:“我们被看成是过气的、无用的人,我不清楚人们是否真的看到了我们所做的大量实际工作。我当然可以只做一个来自Mt Albert选区的排位议员,但是我是人民和少数族裔社区的代表,因为我清楚在新西兰做一名少数族裔是怎样的体验。我接到的电话来自全国各地,我让来电人‘去找你们当地的国会议员’,他们却说‘不,不,我想和你交谈’。”

Barker表示,站在主流政治的视角,少数族裔国会议员的工作“相当不起眼”,导致“他们为自己社区所做的额外工作没有得到应有的认可”。

一股沉睡中的政治力量

黄徐毓芳

王小选

新西兰首位亚裔国会议员是华裔的黄徐毓芳,她于1996年进入国会。其后是2004年递补进入国会的前新西兰行动党国会议员王小选,在他看来,行动党能在2002年大选中获胜,就是向华裔社区靠拢的结果。“我们是首家争取华裔或亚裔选票的政党,为政坛带来了一股突如其来的新鲜空气,当时,这部分选民期待行动党能代表他们发声。”自那以后,其他政党也如法炮制,令亚裔选票分布变得多元。今年,王小选退出行动党大选候选人名单,认为后者已经背离了接近亚裔社区的路线。

相关报道:王小选要求保持行动党副党魁地位 未获满足后辞职

王小选认为,亚裔选民仍是一个“被忽视的群体”,“他们被忽视,被边缘化,好像不存在一般。这是一股沉睡中的政治力量。”

亚裔新西兰人本可以在新西兰政局中扮演重要角色,但是一直以来,政治参与度都是问题——根据NZ General Social Survey的数据显示,亚裔的大选投票率最低。

Mai Chen表示,比起投票,移民更关系生计。“我们发现,移民一般要经历3次大选,到第4次才会投票。”此外,语言障碍也是一个问题——选票是用英语写的,尽管规定投票站要有翻译,但是实际操作中几乎从未设置过。根据2013年人口普查,新西兰共有87,000人不会说英语,这部分潜在选民面临着被政治体系排除在外的危险。“我们需要承认,新西兰社会相当多元,有一些人说的是(英语之外的)其他语言。”

她还表示,同样重要的是,新移民需要接受新西兰议会制度方面的教育,因为许多人的母国政体与新西兰的差别极大。

少数族裔媒体大战

霍建强

Mai Chen认为,尽管也懂英语,但少数族裔更偏好阅读本民族语言媒体。工党华裔国会议员霍建强对这一观点也表示赞同,认为少数族裔媒体扮演的角色相当关键,但是信息的翻译质量较差,甚至出现彻底的谬误。最近的一次网上调查显示,大部分华裔选民支持国家党,主流媒体也挑选引用了这一调查结果。以此为例,霍建强说:“这类民调的对象有问题,不够科学。问题可能具有引导性,更像是一份投票指南,而不是观点集合。”

在微信等社交媒体平台上,支持国家党的华裔选民极为活跃,有一篇文章警告读者,“种族歧视正在愈演愈烈……你是中国人吗?你的选票将决定新西兰华裔的未来命运。”

霍建强本人对针对亚裔选民的争议并不陌生,作为工党唯一的华裔国会议员,他不得不为工党拿中国姓氏说事的做法出面解释。“我和华裔选民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辩论、讨论和公开集会。(我们的)办法令人遗憾,我也觉得我们本可做得更好,但是我们的出发点是好的。”

政治皮球

王小选说,每次大选,亚裔选民都被当成“政治皮球”,踢来踢去。“亚裔是一个经济上的概念,而不是一种身份——我们长相不同,语言不同,饮食习惯也不同。我们来到新西兰,是为了追寻更好的生活,我们不想被当作二等公民。”

Bretaña表示,在移民已经遭遇融入难题的时候,还“听到国会议员发表暗示性的种族主义言论,这让人非常沮丧”。在菲律宾时,他从事的是业,现在,他在零售客服工作。“我曾经的社会地位可谓优越,现在却别无选择,必须从事蓝领工作,因为我只能找到这类工作。”不过,他仍认为,新西兰还是“一个非常宜居的地方”。

Mai Chen说,种族主义令部分亚裔移民恼怒不已。“有人跟我说:‘我的孩子生在新西兰,上的是最好的学校,英语流利,但是,因为姓氏和长相,他们还是遭到歧视。’因为肤色,他们得不到面试机会,也找不到工作。这些人的失望程度最高,也最为生气,而这一局面也让我感到极度的悲哀。”

“亚裔成了跛子”

Roshan Nauhria

奥克兰商人Roshan Nauhria于1970年代从印度移民来到新西兰,在受够了亚裔被各种忽略的事实后,他不再给印度裔国会议员捐款,而是成立了自己的政党——新西兰人民党。“他们的手脚被捆住了,现有体制把亚裔变成了跛子。”

人民党的国会议员参选人全部为少数族裔。Nauhria表示,该党的发展将遵循毛利党的模式。“他们(毛利党)只有2名国会议员,却成就颇多。因此,与其加入国家党或工党,还不如以自己政党的名义加入政府。”

在主流媒体组织的民调里,人民党并未得到多少支持,但是该党却通过修改Crimes Act允许零售业主自卫等提案,在印度社区掀起波澜。Nauhria批评,政府将新西兰遭遇的问题归咎于亚裔的做法属于“危言耸听”。他表示,自己会一直战斗下去,直到进入国会为止。

Bretaña没有听说过人民党,但是也认为亚裔社区沉睡的政治力量有潜力可挖。“没有哪个政党给我们发声的机会,或是和亚裔有我们需要的关联,因此,如果有人在恰当的时间点做了正确的事,争取到这一坚定人群的支持,我不会感到奇怪。我不是说他们(各政党)要彻底围绕我们展开选战,但是起码得把我们纳入考虑范围。”


版权声明
1. 未经《新西兰天维网》书面许可,对于《新西兰天维网》拥有版权、编译和/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,任何人不得复制、转载、摘编或在非《新西兰天维网》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
2. 在《新西兰天维网》上转载的新闻,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,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。

新闻评论须知
验证码

查看所有评论( 条)

新闻视频
手机天维
天维导航频道,了解您生活的方方面面:
想知道新西兰有什么样的福利吗?想知道关于新西兰的百科知识吗?新西兰都有哪些热门网站?点击这里,您就知道!
Follow我们的新浪微博
您想第一时间了解新西兰的新闻吗?请您访问http://weibo.com/skykiwidotcom,从今天开始关注我们吧!
纽惠康 - 源于新西兰的健康体验
纽惠康是天维网旗下唯一的购物网站,我们的宗旨是利用我们的品牌优势,以最优惠的价格为您提供新西兰最优质的健康产品。请访问http://wellcome.co.nz

salon365网页版沙龙娱乐官网